陳舊的原木桌板以及空無一人的飯廳

An empty dining room

An empty dining room
我開啟了有些陳舊的大門,望著滿是灰塵的玄關,
不知道有多少年,我已經沒有再回來這裡了,
在爸媽過世以前,我至少一年還會來一次,
但是在那之後,我就再也沒有來過了,
這或許是因為我很害怕著自己因為太過想念而難過吧!
走入飯廳時,我那悲傷的情緒更是達到最高點,
還記得我們一家都會圍在原木桌板周圍開心地聊天吃飯,
爸爸對於這塊原木桌板可以說是非常得意的,
因為這塊原木桌板好像是一名和他交情匪淺的老師父送他的,
我依稀還記得當時他有些喝醉地一直在炫耀著自己和老師傅之間的故事,
但是過去那番如此熱鬧的光景,如今卻已是空無一人的飯廳了。